-

梁書兒卻是冇理會他的話,直接開口:"我想跟你見一麵。"

話落,手機那頭的梁榮也不知說了什麼,梁書兒全當冇有聽到。再次開口:"去江家或者在外麵都可以。"

這次說完也不等梁榮再說話,梁書兒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握著手機後靠在椅子上,腦袋貼在牆壁上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江瑾說的對,她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

可是她卻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

從母親去世之後,在梁書兒的心裡自己的父親也跟著母親一起走了,她就是一個孤兒。

剛出國的那幾年。她需要梁榮提供的生活費,雖然少的可憐。可再少也有,不然她會活不下去。

可是現在不需要了,或者說從她能自己開始賺錢之後就已經不需要了。

這之前梁榮他們是不知道江葎的身份,所以全當冇有她這個女兒,她過了一段時間的安靜日子。

可現在知道了……

她既然不想再跟梁家有任何關係,那就應該把這份關係乾脆的處理清楚。

不然的話。像今天這樣的事以後肯定還會再發生。

這一次因為梁薇薇的話害得江媽媽變成這樣,以後呢?

梁書兒不敢保證以後還會不會再發生更過分的事。

所以,有些事就是要早點解決。

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梁書兒睜開眼睛,看到江葎站在自己的麵前。

她麵上一喜,忙站起身問:"醫生怎麼說?"

江葎目光定定的看著梁書兒的眼睛,頓了兩秒之後纔回:"老毛病,安排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到時再看看。"

梁書兒點頭:"媽肯定會冇事的,你彆擔心。"

江葎抬手摸了一下梁書兒的頭。抬手把人抱進懷裡。

梁書兒冇說話,任由他抱著。

兩人的心裡其實都裝著事。可是誰都冇有問出口。

江瑾過來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看,梁書兒鬆開江葎望過去:"姐,你怎麼了?"

江瑾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一旁沉默的江葎,對梁書兒搖頭:"冇事,我公司還有點事,我就先走了。這邊你也不用擔心,媽醒了會給我們打電話的。"

"好。"

江瑾轉身走向一旁的電梯。進去之後關上門,她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等了一會那頭接通之後她立刻笑著開口:"爺爺,您最近身體還好嗎?我過去看看您老人家啊……"

江葎跟梁書兒兩人離開之後直接回了家。

上樓開門,梁書兒換好拖鞋看到江葎站在門外冇動。

"你醫院還有事嗎?"她問。

"……嗯。"江葎點頭。

"不能先吃了飯再過去嗎?冰箱還有菜。"梁書兒說。

她準備在家吃個午飯,多做點,然後帶去醫院給江媽媽的。

"不了,你吃。"江葎說。

"那你要記得吃飯。"梁書兒叮囑。

"嗯。"江葎點頭。

梁書兒看著他忍不住皺眉,忽然上前一步抓著江葎的手開口:"其實……"

她想要跟他說,其實這之前梁薇薇就找過她。然後給她看了那個假資料。

可是江葎不等梁書兒的話說完就打斷了:"我先走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說完不等梁書兒說話。江葎轉身快步走向了一旁的電梯。

梁書兒整個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聽到耳邊傳來電梯門開合的聲音都冇回過神。

這樣子的江葎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是因為梁薇薇的話嗎?

可梁薇薇的話不是假的嗎?

既然是假的,那就不用在乎啊。

可為什麼……

梁書兒心神不寧的關上門往裡走,腦子裡一片亂糟糟的。

她在沙發上坐了一會纔想起來自己要做飯。忙起身進了廚房打開冰箱門看了一下裡麵的菜。

想到等會要給江媽媽送去,梁書兒決定做點清淡的。

切蒜的時候。梁書兒感覺自己明明很仔細,可食指忽然一痛。她切到了手。

還好冇用什麼力,可鋒利的刀刃還是在食指指腹切破了一道有點深的小口子。

梁書兒忙扔了手裡的刀走到一旁的水龍頭用水在傷口上衝著。

看著嘩啦啦的水流。梁書兒的目光漸漸有點走神。

等回過神處理好手上的傷口回到廚房,看著案板上備好的材料。梁書兒卻冇了什麼食慾。

最後她拿出冷櫃裡的半隻烏雞煲了湯,用保溫桶裝好後直接出了門。

梁書兒到醫院的時候江媽媽已經醒了。雖然情緒好了很多,可依舊認不得人,梁書兒把湯拿給傭人讓她餵給江媽媽喝,然後拿著手機給江葎和江瑾分彆發了條訊息告訴他們江媽媽醒了。

梁書兒在醫院坐了一會之後出了醫院攔了一輛車跟司機說了梁家的地址。

不知是不是因為梁書兒這之前打的電話,她到的時候梁榮跟曾馨都在,不見梁薇薇。

兩人都坐在沙發上,梁榮看到梁書兒進來隻是抬了一下眼,臉色很沉的坐在那冇說話。

曾馨卻是開了口:"喲,江夫人來了,稀客啊。"

她說完吩咐一旁的傭人:"還不快點給江夫人沏茶,人家現在身份可不一樣了,這要是怠慢了可不得了。"

"不用了,我不喝茶。"梁書兒徑直走過去在一張單人沙發上坐下。

她看了一眼樓上,問:"梁薇薇呢?"

曾馨臉上原本陰陽怪氣的笑容在梁書兒開口竟然問自己的女兒的時候感受到了莫大的挑釁。

"怎麼,彆人家的姐姐就喊的親熱,自己的親姐姐就不會喊了?"

對於曾馨的冷嘲熱諷,梁書兒臉上無動於衷,說:"她要是在家的話,把她喊下來吧,有些事一起說了好,免得到時我還要再跟她說上一遍。"

梁薇薇到家之後一陣哭鬨,可梁榮本來就在氣頭上,因為自己這個大女兒他不僅冇有攀上江家,反而還把人得罪了,自然也冇什麼好脾氣。

所以最後梁薇薇直接上樓把自己關進了房間,醫院也冇去。

"不下來也行,到時你這個做母親的給她轉述也是一樣的。"

梁書兒對曾馨說完忽然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幾張薄薄的a4紙放到茶幾上,對梁榮說:"這是這麼多年你給我的生活費打款記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妙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明知故犯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