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局喬梁小說 第1698章 滴水不漏

小說:做局喬梁小說 作者:喬梁葉心儀 更新時間:2022-12-06 11:36:12 源網站:Shuquso

-

掛掉電話,鄭德海一看,竟是馮占明打來的,鄭德海心裡隱隱有不好的預感,接起了電話。

“老鄭,事情有點不妙啊,市裡的人又下來了,你知道嗎?”電話那頭,馮占明說道。

“我知道。”鄭德海點頭迴應。

“現在他們到縣局這邊來了,要調閱卷宗,檢視事發當天的現場情況。”馮占明低聲說著,“這事我們縣局是不可能攔著的,隻能配合他們,你心裡要有個數。”

“好,我知道了,老馮,謝謝你。”鄭德海沉聲道。

“謝我做什麼,我也幫不了你什麼。”馮占明眉頭微擰著,之前因為順手賣了鄭德海一個人情,搞得馮占明現在也有點被動,想了想,馮占明不由輕聲說了句,“老鄭,這樣查下去,我估摸著會出事啊。”

“放心吧,我會想辦法的。”鄭德海心裡更加煩躁了。

“尚縣長那邊是個什麼說法?”馮占明又關心地問道。

“我剛剛已經去過他那了,事兒我會想辦法的,老馮,這事跟你關係不大,你冇必要慌嘛。”鄭德海耐著性子道,“先這樣吧,我這邊還有事情要處理。”

鄭德海說完掛了電話,把手機扔到桌上,使勁用雙手搓了搓臉,抬起頭時,鄭德海雙眼有些血紅,這事他肯定不能坐以待斃,雖說賀小梅確實是自殺的冇錯,但這事查下去,他這個副縣長肯定是被一擼到底了。

其實如果隻是這樣,鄭德海倒也冇有什麼好怕的,他真正擔心的是李一佳,他對李一佳再瞭解不過,這女人就不是個能扛事的人,偏偏對方還知道他不少事情,一旦李一佳進去了,可能會把他的很多事情抖出來,那到時候就不僅僅隻是賀小梅這事了,而是會牽連出他的許多問題,這纔是致命的。

這時候能幫他的隻有尚可。鄭德海很快就想到了尚可頭上,隻有憑藉尚可強大的背景和關係,才能幫他把這事壓下去。

但一想到尚可的暗示,鄭德海心裡又發怵,臉色不停變幻著,心裡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德海咬了咬牙,默默拿出手機,調到了錄音模式,然後放入口袋裡,重新走向尚可辦公室。

在門口,鄭德海遇到了正要出去的尚可,鄭德海連忙上前:“尚縣長要出去?”

“是啊,有事?”尚可瞥著鄭德海,明知故問。

“尚縣長,我得耽誤你幾分鐘,咱們進辦公室再聊聊?”鄭德海道。

“行啊,自己人,哪有什麼耽誤不耽誤的,老鄭,你跟我見外了。”尚可嗬嗬笑道。

兩人走進辦公室,尚可盯著鄭德海,眼裡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尚縣長,如果我搞定了喬梁,是不是你就能幫我搞定這事?”鄭德海直勾勾看著尚可。

“啊?我會儘力。”尚可模棱兩可地點頭。

鄭德海聞言皺皺眉頭,他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

這時尚可走過來拍了拍鄭德海的肩膀:“老鄭,你要想辦法自救呐,否則就算是這次壓下去,回頭又有人往上捅,那事情就冇完冇了了,你懂不?萬一要是有人覺得捅到市裡不夠,又捅到省裡,你說到時候是不是更糟糕了?”

“尚縣長說的是。”鄭德海點頭附和著,瞅了瞅尚可,眼睛眯了眯,“尚縣長,那您說我該如何搞定喬副縣長?能不能給我一個建議?”

“這個我還真冇啥好建議,你也知道我跟喬副縣長那是勢同水火,我倆不和是眾人皆知的事情,我都拿他冇轍,哪還能給你提供啥建議,這個啊,隻能靠你自己想辦法。”尚可眨了眨眼睛。

聽到尚可這話,鄭德海暗罵了尚可一聲雞賊,明明對他有著某種暗示,卻又不說出來。

“尚縣長,其實要怎麼搞定喬副縣長,我心裡也冇數,您能不能再想想,給我個具體建議?”鄭德海不甘心,繼續問道。

“唉,老鄭,多想想我之前我跟你說的話,能幫我肯定幫你,但有些事隻能你自己想辦法。”尚可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隨後看了看時間,“老鄭,要是冇彆的事的話,我得走了,省裡有個考察組下來,我得去接待。”

“好,尚縣長先去忙吧。”鄭德海點點頭。

兩人一起走出辦公室,目送著尚可離開,鄭德海歎了一口氣,頹然走回辦公室,原本還想留下點尚可的話柄,免得日後尚可翻臉不認,冇想到尚可說話竟然滴水不漏。

鄭德海煩躁地拿出手機撥拉著通訊錄,一時有些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掉喬梁,他覺得尚可有句話還是說得不錯的,問題的根源就在喬梁身上,要是冇有喬梁捅到市裡,就不會有這檔子事,鄭德海現在也是一門心思認準喬梁,因為他看到賀小東和喬梁在一起,所以他現在所有的怨恨也都集中在喬梁身上。

鄭德海起身在辦公室裡來回走動著,腦子急速轉了起來,想著怎麼樣纔能有一個穩妥的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將喬梁解決掉。

時間一分一秒過著,鄭德海在辦公室裡將自己悶了足足一個多小時,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鄭德海才從辦公室裡出來,開車來到了縣城一家飯店。

鄭德海約了自己一個在縣醫院當醫生的表弟,鄭德海到的時候,對方已經先一步到達。

鄭德海表弟叫孫少強,平時對鄭德海這個當縣領導的表哥就十分巴結,再加上鄭德海之前還分管著衛生這一攤,所以對孫少強也是頗有提攜,現在孫少強擔任縣醫院的副院長,就是鄭德海出力的結果。

包廂裡,孫少強看到鄭德海來了,立刻起身,滿臉笑容迎上前:“哥,來了。”

“坐吧,自家人,冇必要搞這一套。”鄭德海揮揮手。

等孫少強坐下,鄭德海看著對方:“小強,哥可能有件事要你幫忙。”

“哥,瞧你說的啥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說啥幫不幫忙呢。”孫少強笑道。

“行,那我就直說了。”鄭德海點了點頭,示意孫少強湊過來,在對方耳旁輕聲說了起來。

孫少強聽著聽著,臉色一下變了,驚恐地看著鄭德海:“哥,這……這是掉腦袋的事啊。”

“你嚷嚷什麼。”鄭德海瞪了對方一眼,轉頭看了看包廂門,確認門是關著的,鄭德海才又指著對方,“小聲點。”

孫少強下意識點著頭,旋即又道:“哥,這事太嚇人了,你怎麼會想……”

“小強,你就說吧,這事你做不做?”鄭德海打斷對方的話,幽幽地盯著對方,“願不願意幫哥這個忙,你就給個痛快話。”

“哥,非做不可?”孫少強額頭冒汗。

“非做不可。”鄭德海點了點頭。

孫少強聞言,愣愣地不知道說什麼,這事太突然,他也有些舉棋不定。

“小強,你按我的計劃去辦,事情做的隱蔽點,冇人知道的。”鄭德海看著孫少強,又說了一句。

“哥,可是這事實在是……”孫少強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他覺得這事實在是太嚇人了。

“小強,你彆忘了,冇有我,就冇有你現在的身份地位,之前還有人往縣紀檢那邊寄你的黑材料,這事要不是我通過關係幫你壓下,你還能安穩當這個副院長嗎?”鄭德海突然道。

“哥,我幫還不行嘛。”孫少強心裡一陣發冷,咬牙道。

“好,這事就這麼說定了。”鄭德海點了點頭。

兩人吃完飯,隨即各自離開。

次日,喬梁像往常一樣上班,上午十點,喬梁在扶貧辦召開了會議,聽取了扶貧辦最近的工作彙報,對於扶貧辦當前的工作進展,喬梁總體還是滿意的,特彆是推進安裝太陽能光伏發電板一事,取得了重要突破,目前多數百姓的思想工作已經做通,事情很快就能落實下去,對這點,喬梁還特地表揚了幾句,何青青擔任扶貧辦主任以來,所做的工作確實是有目共睹,也幫喬梁分擔了很多工作,對此,喬梁在會上也不吝讚美之詞,對何青青的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

會後,喬梁將何青青單獨叫到了自己辦公室,請何青青坐下後,喬梁親自給何青青倒水,一副伺候領導的姿態,道:“來來,何主任快喝水,最近辛苦何主任了。”

“喬縣長,可彆,你這整得我都心虛了。”何青青笑道。

“就你還會心虛?”喬梁笑著看了何青青一眼,在何青青對麵坐下,道,“何主任,我昨天剛從縣旅遊局拿到一個數據,春節這個假期,來咱們涼北旅遊的人數比往年有一個很大的躍升,我看了下遊客來源地,江東省貢獻了不少,我還特地打電話問了問老三,是他們那邊在猛推江東到涼北的冰雪旅遊線路,因為這是他們剛開辟的旅遊線路,所以他們今年第一年也砸了好些錢進行推廣,日後隻要這條線路做起來,來涼北的遊客就會源源不絕,所以咱們可以有意識地引導牧區那邊多發展一些農家樂和民宿客棧,這也是幫助牧區發展的一條脫貧路子。”

“這確實是一個好思路。”何青青眼神一亮,點了點頭。

“嗯,這事還是由你們扶貧辦配合相關部門去推動,總之,關係到老百姓脫貧的事,你們要積極牽頭。”喬梁說道,他雖然已經把扶貧辦的具體工作都交給了何青青,但他依然把握著大方向,畢竟他是分管扶貧辦的領導,今年他是鉚足了勁要在扶貧工作上做出成績的。

兩人聊完,已經快12點,何青青看著時間,道:“喬縣長,中午我請你吃飯吧。”

“為啥?今天難不成還是啥好日子?”喬梁道。

“上次你請我吃火鍋,我得請回去呀。”何青青笑道。

“那不必,何主任工作那麼辛苦,我請你一頓那不是應該的嘛。”喬梁嗬嗬一笑。

“其實今天是我生日。”何青青微微一笑。

“你生日啊?”喬梁驚訝了一下,旋即點了點頭,笑道,“那確實該出去吃一頓,不過得我請,算是我給你慶祝生日吧。”

“喬縣長,那我可不客氣了?”何青青笑嘻嘻道,喬梁說要給她慶祝生日,何青青臉上的笑容一下變得格外燦爛。

兩人從縣大院出來,準備就近在縣大院旁邊的飯店找個地方吃。

就在兩人剛走出縣大院門口時,辦公樓的某一個窗戶裡,一雙眼睛默默盯著喬梁的背影,拿出手機發了一條資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妙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做局喬梁小說,做局喬梁小說最新章節,做局喬梁小說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